原标题:深观察|拨开鸿茅药酒的迷雾,看小县城的政商逻辑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16日晚发文,要求内蒙古药监部门责成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这被舆论认为是国家主管部门介入的标志。但是,鸿茅药酒却并没有“收手”的意思。 

广州医生谭秦东被跨省抓捕后,鸿茅药酒还起诉了一个律师。据澎湃新闻报道,该律师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的文章,被告上法庭,案件已于4月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另外,一位自媒体写作者也收到疑似“威胁”,他在发表批评鸿茅药酒的文章后,公号后台有神秘留言,精准报出了他家所在的楼层。 

人们会很自然地质问:谁给了鸿茅药酒这么大的胆子?当地警方为何对鸿茅药酒爱护有加,是否已经越出了警权的边界? 

这个事情,对居住在北上广深等城市人们来说当然是难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你站在凉城县的角度,会有不一样的发现。今年凉城县政府的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2017年上缴税收达3.5亿。而整个2016年,凉城县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才4.08亿。 

换句话说,之于某些部门,他们平常可能不喝药酒,但却必须保护这个本县最大企业。保护鸿茅药酒,就等于保护凉城县的经济,甚至可以上升到“保民生”的高度,成为全县的中心工作。 

就在几天前,内蒙古企业家联合会等机构联合发布“第十一届内蒙古年度经济榜”,鸿茅公司的董事长鲍洪升等10人获得2017年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称号。这个荣誉,不仅属于鲍洪升,也不仅属于鸿茅药酒,它同时还属于凉城县。对这个小县城来说,鲍洪升和鸿茅药酒就是最闪亮的名片。 

往大里说,阿里之于杭州,或者腾讯、华为之于深圳,都不是普通的企业,而是政府极为看重的“独角兽“,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发言权。当然,杭州和深圳不会为了保护阿里和腾讯,公然去做违法的事。毕竟,这些大城市的政府,已经相当现代、法治,懂得政府权力的边界。 

但是对凉城这样的小县城而言,情况就不同了。一方面,鸿茅药酒对凉城的“统治地位“,要远远高于阿里之于杭州;另一方面,越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政商关系可能也就越紧密。鸿茅药酒的董事长,甚至可以在呼和浩特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被评为年度经济人物就是证明),他的地位,并不弱于凉城县的主政者。说到底,县级干部有很多,而且来去频繁,而像鸿茅药酒这样的地方企业,却并不多见。 

在这种情况下,鸿茅药酒安全性如何,违规广告屡禁不绝,就不再是一个问题,或者当地优先考虑的问题了。 

不管谁来凉城县主政,都必须处理好鸿茅药酒的问题,都必须为它的发展保驾护航,这已经是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一部分。地方官员在公务接待的时候,会很自然地谈起GDP,谈起经济增长,谈起本地知名企业。“政商边界”就这样日益变得模糊起来。很难说,这就能证明政府拿了企业什么好处,这只是县城普遍存在的政商相处方式,它是自然而然的,在本地不会有人感到惊讶。

事实上,由于常年累月的宣传,不但政府会力撑本地大企业,一个地方的民众也会“发自内心”地为本地明星企业自豪,这成为地方意识的一部分。在地方网络论坛里,你会发现普通人对GDP的热情,以及他们对本地明星企业的崇拜。中国过去30年的高速发展中,GDP不但是考核官员地一个指标,也逐渐成为人们认识自己所处行政单位的一个指标。 

对普通人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异化”。你所在城市的GDP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些本地大企业,如果你不在里面工作,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但是,这种热爱本地企业的热情,却并非凉城县民众所独有,即便是那些一线城市的人们,也难逃“捆绑”,当然,是以一种更文明、更隐秘的方式。 

因此,鸿茅和凉城这次遭遇的舆论危机,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个乡下孩子到了城市所遭遇的困惑。如果我们以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来对比,凉城警方的行为,是很难理解的。一个县的企业,很难说真的具备通天的能力,敢于到广州去抓人。他们只是无知无畏,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在行事罢了。

相关报道:

事件进展

揭秘鸿茅药酒

各方声音

邱智丽 赵陈婷

【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8亿,增长率28.4%,相比2016年增速明显放缓。】

起步于秀场、成名于社交、正名于内容的直播产业,在经历资本寒冬、监管趋严、行业大洗牌之后,再度回归舆论焦点。

进入2018年的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有斗鱼、虎牙、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陆续爆出即将IPO的消息。

一片热闹之下,直播行业走到了收割、退出的十字路口,面对从长期存在的盈利模式单一、短视频崛起后的用户分流问题,以及游戏直播的等级化分明,上市成为当下直播平台打破发展瓶颈的突破口。

短视频们的“生死劫”

风口上的短视频网站正面临史上最严格监管的考验。

App下架、新用户不能上传视频、扩充审核团队,这波严厉的监管一度被解读为短视频平台的生死劫。

最开始是国家广电总局在3月22日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

紧接着的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报道称,为博取关注,短视频平台将大量未成年人怀孕生子视频置于推荐首页,恋爱、怀孕、生子等现实生活中未成年人的禁忌,在网络直播中无所顾忌。

随后,国家网信办依法约谈了“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相关负责人。

国家网信办还依据《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

对于查处的原因,网信办给出的解释是:对“快手”“火山小视频”出于博取眼球、获取流量目的,任由未成年人主播发布低俗不良信息,突破社会道德底线、违背社会主流价值观,污染网络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进行整改。

对于短视频平台而言,更为严峻的现实是“快手”和“火山小视频”的安卓版从各大应用商店暂时下架,新用户也被暂停发布视频。

4月3日,快手CEO宿华在《接受批评,重整前行》一文中将快手出现的问题归结于算法:“如果社区发展不能遵循初心,一切会变得没有意义。社区运行用到的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上的缺陷”。

宿华给出的整改方案是要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算法,梳理完善社区运行规则和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等。

4月6日,快手在多个招聘网站发布了关于“内容审核编辑”岗位的招聘信息,全国规模达3000人。招聘的“内容审核编辑”的工作重点是审核用户上传到快手的视频、图片、评论的合法性、合规性,对违规账号进行合理处置,维护社区的绿色与健康。

有意思的是,今日头条在今年1月就已经开始大规模招聘上述相关职位。

“火山小视频”遭遇下架之后,今日头条曾公开对外宣布旗下短视频产品,共计下架问题视频10318条,重置封禁问题账户4864个,增加视频审核相关词库敏感词1700余条。

只是,如今的行业前景依然不够乐观。

4月9日,今日头条与凤凰新闻、新闻、天天快报等被做下架处理,其中今日头条被暂停下载时间为三周。

4月10日,今日头条旗下“内涵段子”应用程序及公众号因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被广电总局永久关停。

随后,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发表致歉信表示“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同时旗下品牌抖音正式上线反沉迷系统。

事实上,短视频平台们当下遭遇的监管风波,直播平台也没能幸免。

由于挖角、欠薪、主播对垒等负面新闻频出,舆论对于直播平台整体评价一直不高,而最近都忙着IPO的映客、虎牙、斗鱼都需要面对这些负面信息背后的政策风险。

上市能否摆脱危机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与宣亚国际的并购交易终止,曲线上市的计划宣告失败后,映客在今年迅速转战港股。

从千播大战到不足百家,直播平台在满足用户早期猎奇心理,大规模快速扩张,流量达到顶峰之后,就一直遭受内容同质化诟病,直播平台用户的人均单次启动次数和人均单日使用市场数据一直在下滑。

根据映客向港交所提交的IPO招股书来看,作为最重要的主营业务直播,映客2017年的直播月活数从第一季度的2212.4万人次上升到四季度的2518.4万人次,小于2016年四季度的3000.6万人次。与月活增幅放缓相对应的,映客的月度付费用户情况也在2017年遭遇“滑铁卢”,从2016年第三季度的256.6万人次下跌到2017年四季度的65.2万人次。

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8亿,增长率28.4%,相比2016年增速明显放缓。

为了提高直播平台的用户活跃度和用户黏性,突破买量瓶颈,直播平台们纷纷开始深耕内容,如签约、扶持主播、PGC自制综艺、签约独家赛事版权等。资金再次成为各平台竞争的主要因素,并最终将其演变为巨头之间的博弈。

据一位投资人向第一财经透露,几年前,打造一个直播平台只需要几百万的资金就可以,现如今直播平台的储备资金基本上都是上亿规模。

“从2017年起,直播平台月活跃用户数量持续下降,用户需求一定程度上达到天花板,企业需要挖掘用户需求,并实现新的经济增长。同时,投资趋于冷静,资本逐步向头部公司资源倾斜。”上述投资人表示,“马太效应显著,中小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危机,平台和投资方想要收割红利是情理之中。”

虽然相较于视频网站,直播与生俱来拥有较强的变现能力,但除了打赏和广告之外,各大直播平台也开始探索直播+,即进行直播与垂直行业的整合,比如和教育、旅游的结合,来丰富自己的变现能力。原本专注于泛娱乐领域的花椒开始发力游戏板块,而一直强于游戏业务的斗鱼则在丰富自己的综艺内容。

但不得不指出的是,各大直播平台之间的边界变得越发模糊。在综合性大平台竞争下,唯有在资金、技术层面获得巨头或者资本市场的持续输血,才能最终胜出,而上市也许就成了唯一的出路。

原标题:(国际)以色列军方摧毁加沙一越境地道

新华社耶路撒冷4月15日电(记者陈文仙 杜震)以色列军方15日说,以军摧毁一条自加沙地带延伸至以色列境内的地道。以方指认这条地道被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用来实施越境袭击。

以色列国防军发表声明称,该地道自加沙地带北部延伸数十米至以色列南部基布兹(集体农庄)纳哈勒·奥兹,以军已采取注入填充物方式摧毁这条地道。

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这条地道是截至目前被以军摧毁的最长、最深的哈马斯越境地道。

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乔纳森·康瑞克斯向新华社记者确认,这条地道是以军数月来摧毁的第五条自加沙地带延伸至以色列境内的哈马斯地道,该地道“很长、质量很好”且与加沙地带其他地道相连。

康瑞克斯表示,以色列方面绝不容忍哈马斯把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交界地区变成“战区”,以方将继续坚决打击各种形式的“恐怖行为”。

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遭到巴勒斯坦方面强烈反对。哈马斯威胁向以色列发动更多袭击。(完)

原标题:俄指控英导演叙“化武袭击”闹剧 英专家“说真话”被中断节目

参考消息网4月15日报道 外媒称,俄罗斯方面表示,得到英国资助的“白盔”民防组织策划了叙政府军发动化学武器袭击的虚假事件,以图误导全世界。英国对此说法表示否认。

据塔斯社4月13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少将13日告诉媒体,该机构掌握了英国直接参与叙利亚境内化武袭击闹剧的证据。

他说,俄国防部找到了参与拍摄叙境内杜马镇化武袭击场面的人员,后者讲述了整个过程,“俄国防部今天拥有证明英国直接参与制造这起发生于东古塔地区挑衅事件的其他证据”。

据他介绍,4月3日至6日,“白盔”民防组织受到“来自伦敦的强大压力,逼其尽快落实先前就在筹备的挑衅行动”。该组织被告知,正是在这几天里,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军”将对大马士革展开一系列猛烈炮击,政府军定会反击,“白盔”人员应利用这一机会,制造化武袭击以嫁祸政府。

科纳申科夫指出,接受问询的两名叙利亚人并未隐瞒自己的姓名,他们皆受过医学教育,在杜马镇医院的急救部门工作,他们声称拍摄期间被送入医院的伤者并无任何被毒气所伤的体征。

报道称,他转述了这些人的话:“在向伤者提供最初的医疗救助时,突然有陌生人跑进医院,其中一些人带着摄像机。这些人开始叫嚷,制造恐慌并用水龙头向所有人喷水,大声喊话,声称医院里所有人都被有毒物质感染……急救区的病人及其亲属陷入恐慌,开始相互泼水,当这一切被拍下来后,陌生人迅速离去。”

科纳申科夫强调:“杜马镇上演的正是蓄谋的挑衅,意在迷惑国际社会的认知。其真正目的如今已尽人皆知——挑动美国对叙实施导弹袭击。西方国家对叙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对付平民的指控是不分青红皂白、凭空捏造的。”

另据英国《卫报》网站4月13日报道,英国13日谴责称,俄方有关说法是一个“明目张胆的谎言”。俄罗斯此前称,英国情报机构在叙利亚杜马镇策划了“虚假的化学武器袭击”,以此作为可能对叙政府军发动大范围军事打击的借口。

报道称,俄罗斯驻英国大使亚历山大·雅科文科对媒体记者说,得到英国资助的叙利亚“白盔”民防组织策划了叙政府军发动化学武器袭击的虚假事件,以图误导全世界。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进一步称:“我们拥有……证据,证明英国直接参与组织了此次挑衅性事件。”

科纳申科夫说,俄罗斯有证据证明,伦敦施压“白盔”民防组织策划了此次化学武器袭击。“白盔”组织是一个由3400名志愿者组成的人道主义组织,他们负责在发生空袭后从废墟中营救平民。

报道称,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卡伦·皮尔斯将俄方的指控形容为“荒诞、奇怪和明目张胆的谎言”。她还说:“我想明确指出,英国没有也绝不会与使用化学武器有任何关联。”

报道称,英俄的相互指控让两国的情报机构陷入更深的对抗。与此同时,首批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调查人员预计将于14日到达杜马镇实地调查。

此外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14日报道,英国天空新闻频道13日在节目中中断了与英国驻伊拉克部队前指挥官、退役将军乔纳森·肖的谈话。后者在谈话中说,叙利亚政府军没有制造杜马镇化武袭击的动机。

报道称,他在电视直播节目中说,叙政府军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激进团体行动中取得了重大进展,大马士革没有实施化武袭击的理由。

肖说:“我认为,我们忽视了一些东西,可能会有什么动机促使叙利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实施化武袭击?叙利亚人毕竟要赢了。”

肖提到了一名美国将军在国会说过的一句话:“巴沙尔赢得了这场战争,我们需要接受。”他还提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中说很快将取得战胜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胜利,接下来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

“突然间,我们又有了化武袭击……”肖试图继续讲下去,然而主持人没有让这位军事专家把自己的想法讲完。

主持人说:“对不起,我们感到很遗憾,大家等了这么久,但我们必须中断节目。非常遗憾。”与这位退役将军的联络随即中断。

原标题:美媒:美未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 印度首上“观察名单”

参考消息网4月15日报道 美媒称,美国财政部没有将中国认定为货币操纵国。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4月14日报道,在华盛顿13日公布的报告中,财政部说,“中国在纠正双边贸易失衡方面未取得进展,美国表示强烈担忧”。在去年10月的报告中,财政部没有使用“强烈”来表达类似的担忧。

另据美联社4月13日报道,特朗普政府再度未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但它将中国和其他五国作为特别监控对象,以观察政府所称的后者令美国贸易逆差扩大的做法。

报道称,美国政府13日在一份每6个月公布一次的报告中称,所有国家均未达到被列为货币操纵国的标准。但有六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德国和瑞士被列入观察名单。

印度是新出现在名单上的国家。去年10月,其他五个国家已被列入该名单。在这份报告发布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威胁要对中国和其他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

报道称,自1994年克林顿政府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以来,美国没有为任何一个国家贴上这样的标签。这样的标签意味着该国要与美国进行谈判,以努力减少贸易不平衡。

报道表示,如果美国对目标国作出的贸易让步不满意,它可以征收惩罚性关税,但这个目标国可以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

报道称,在与这份新报告同时发布的声明中,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称,财政部将继续监督和打击不公平的货币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