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体育赛事 >

不再做“好学生”,你的英国留学才能成功!

换个活法儿,留学才有意义,未来才有希望。“真正地活着,就必须拥有自己的语言,拥有独一无二的怀疑与挑战的意识。”

留学如果只是实现了从国内到国外的位移,而原有的意识、习惯没有丝毫改变,我总觉得出国最多也就是个“境外深度游”。

一生中,能让自己脱胎换骨的机会并不多,留学应该是其中最有价值的自我挑战!换个活法儿,取得主宰人生的话语权,世界真的会不同。

大学毕业、进入职场7年后,国企体制巨大的同化能力,让我渐渐显现出未老先衰的疲态。在面临着知识更新和理念更新的时刻,我费力地摆脱了“提前养老”的心态,千夫所指、胆战心惊地辞职,自费去英国读MBA了。

毫不夸张地说,我曾是中国教育体制生产出来的“好学生”,听老师的话,一心只读圣贤书,高考更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状元级”的好成绩!

但这又能怎样呢?靠死读书、读死书而“金榜题名”后,我始终在为摆脱原有的学习习惯、思维方式而挣扎。

来到英国,我希望换个活法,除了逃避职场瓶颈的压力外,确实希望自己真真正正“研究”一把,不再是道听途说,不再人云亦云。于是,我平生第一次把学习成绩“置之度外”。

英式教育中,成绩往往是隐私,但每当作业或考试的成绩发下来时,中国同学最津津乐道的仍然是谁得了多少分,甚至还要把成绩攀比的魔爪伸向外国同学,其钻研精神远远胜过小组讨论和课上发言。

看了一圈,问了一遍,知道了自己的大致排位后,心安理得了。

好的可以沾沾自喜,差的可以从头再来。这可能也是实用主义原则的驱使吧!毕竟,成绩不好,对不起这两万多英镑的投入(学费和生活费,按当时的比价,要二十六七万人民币),脸面上当然也过不去,如何向亲朋故友交代呢?

中国人的留学从来都不会轻松,这可不完全是“私事”。中国人太早认识到了生活的残酷,于是也就太早丧失了浪漫的诉求,转而专攻表面文章了。

有时作业或考试成绩不高,我心里还是挺别扭,不过还好,这次来英国抱定不想当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好学生”,不再疲于应付老师的指令,像一台复印机或扫面议,做些硬性的复制。

于是,我一头扎进了英国大学的图书馆。每天(包括周末)我可以保证至少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在这里度过,而且在参考任课教师的推荐书目后,制定自己的读书计划,不屑于为了作业和考试而消磨时光。

从图书馆出来,我会“有目的”地单约有工作经验的同学(老外占多数)喝咖啡、聊聊天。他们描述的大到世界500强企业、小到家庭作坊的管理模式和生意经,让我豁然开朗,更深刻地感受曾经工作的国内企业的体制瓶颈。

国际化的交流环境、学术自由的广阔空间,让我突然有了豁然开朗的思维跨度。在课上、课下的小组讨论中,我开始把自己经历的管理中的问题用国际视角去解读。

来英国以前,我就一直坚信管理是一门哲学,尽管那时身边总有人说“管理?你想管谁呀?拿什么管呀?”

当然,来到英国后我也看到了一些问题。

当我跨进商学院管理层的办公室时,看到桌子上、地上到处是七零八落的讲义、书籍,几乎要开出一条路才能进去,而办公桌后面的主任兼教授若无其事地招呼我坐下。那一时刻,我忽然觉得学管理仅仅接触讲师、教授还远远不够,至少学术范儿的管理者还需要解决自我管理的问题。

而在EMBA班上课的同学里,大部分是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他们坐在教室里,穿着休闲,一旦有案例分析的机会,就能马上显现出浓郁的商务范儿。举止投足透着专业,言语精炼,一针见血。与他们一起上的大课,收获巨大。

除此之外,我最大限度地锻炼了自己的演示(演讲)能力。平时分组讨论中,我一般愿意充当做PPT的角色,收集要点,上台演示。虽然PPT的版式比较单一,但重点突出,比较符合英国环境的需要,而且我有意模仿老外说英语的“架势”,特别训练了自己与受众的眼神交流。要知道,以往我最怕与别人四目相对,特别是女生。上台后尽管经常手心冒汗,最怕投射过去的眼神被人笑话,但仍然不断地与台下“罩眼儿”(土话,盯着别人看的意思,一般指时间较长的那种)。最后竟然能够感到同学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即便如此,自己也不再慌乱,仿佛在北外演话剧时,舞台上高灯(highlight)下的我,尽情挥洒,如入无人之境。

心理畅销书《少有人走的路》的作者M·斯科特·派克曾说:“真正地活着,就必须拥有自己的语言,拥有独一无二的怀疑与挑战的意识。”这是英国留学留给我的第一笔财富!

2004年9月的一天,我静静地坐在英国格拉斯哥COSTA咖啡厅的露天座椅,桌上玻璃板映出飘动的白云,当我抬头舒活颈椎的当儿,阴霾被清风吹散,苏格兰高远的天空中,流动着一片湛蓝,晶莹澄澈……

20分钟前,我拥抱了自己的导师Pam,她拿着我按出版物装帧的硬壳封面的硕士论文完稿(大学统一要求的模式),露出灿烂而狡黠的微笑:

Well done although you are not Distinction this time. (论文不错,尽管你没有得到“优秀生”的称号)

听得出来,她还是对我很看重。除了学习之外,可能是沟通上的优势,我被推选为班代表(course representative)之一,负责亚洲同学与任课教师的沟通,而Pam又是MBA班的课程主管,我们平时经常见面,彼此很了解。而英国的“优秀生”要求平均成绩是A(有个别B+也还好),我肯定达不到,尽管个别科目能在班里排在前面。

我也笑了。

Distinction? I don’t care. What I care is if you will fail me.(做不做“优秀生”不要紧,我只在乎你是否让我论文通过)

Pam大笑,又紧紧地拥抱了我,还在我的面颊上很响地吻了一下,这是至今我在英国人那里得到的尺度最大的礼遇。

与导师道别,与格拉斯哥大学道别,我没有任何遗憾,我终于按照自己的意旨和选择完成了MBA的学业,完成了一次改变今后生活轨迹的思想蜕变,庆幸自己没有再做“好学生”。

推荐文章: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国际教育知名专家,现任英国诺森比亚大学中国区首席代表;十几年来一直从事中英教育交流、文化传播工作,著有《到英国去》、《欧洲情调之旅》;资深自媒体人,获评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同时得到腾讯教育、新浪教育、一点资讯教育频道的关注和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www.cpic-ing.com.cn/ABaSG/index.html